關于我們詳情頁

【株所風云60年?第四十八期】楊家珍:點滴物資科

來源: 作者:楊家珍 時間:2019-10-18

人物介紹

楊家珍,1960年畢業于上海鐵路電信信號學校(上海鐵道學院前身),畢業后分配至唐山鐵道學院,后于1966年12月調入株洲所儀表室。1979年調任所物資科,1986年擔任物資科副科長,1994年任物資科科長,現已退休。

1976年,文化大革命結束,國家進入嶄新發展時期,株洲所的事業也出現了新的局面,撥亂反正,落實知識分子政策,恢復了正常的科研秩序,迎來了科研的春天,株洲所這一葉小舟開始起航,并迎著大風大浪凱歌前進。

1979年11月,鐵道部批復同意株洲所新址定在茅塘坳。1980年新所址土地征收工作完成,開始破土動工,如果是當今,面對這樣一項龐大的基建任務,供應商、承包商將蜂擁而上,而當時的情況恰恰與現在相反。文革結束,百廢待興,各行各業全面啟程,到處都在發展,到處都要建設,到處都需材料。常言道,兵馬未動糧草先行,材料成為發展速度的關鍵點,建所項目是審批通過的,上級撥給的建材指標卻遠遠不夠,差額部分各單位自行解決,這就給物資帶來了極度困難。為解決鋼材、水泥、木材三大基礎材料,奔走四方,困難重重可想而知。整車材料運到株洲,放置在株機廠專用線,再從專用線卸車轉運茅塘坳就是研究所自己的事,當時的知識分子,也即之后的所領導、高工、老員工,很多人都卸過水泥、扛過木頭。

建所需用的電纜,鐵道部有指標,但它要保證新鐵路的開通和新車站的落成,哪怕我們數量很少,但在僧多粥少的年代,經辦人在物資分配會上,跑斷了腿,說破了嘴,也無濟于事。會議結束了,指標分完了,無奈的經辦人絕望地登上了南下的火車,伴著火車的隆隆聲,經辦人思索著,沒有電纜,基建將會停工,全所的期盼會失望,想到此行北京,如此努力,但回所卻無法交差,頓時種種委屈涌上心頭,眼睛閃著淚花。這一顆沒有掉下來的淚珠,引起了同行旅客的關注,闡明事由后,他為辦事人員真誠、執著的工作態度感動,主動出手幫助解決。原來他是水電部天津物資辦事處計劃員,因此,在所大樓基建工程上還有兄弟部委的支持。

新所需要鍋爐一臺,部里分配了指標,但不是名牌產品,分管基建的所領導考慮到鍋爐的重要性,指定要常州鍋爐廠的產品,本來分一個指標已經不容易,現在還要換指定廠產品,難度之大不言而喻。經辦人接到任務后,也是一頭霧水,硬著頭皮前往北京,只能走一步算一步,首先要找有分配權的關鍵人物,很幸運他是個慈祥的老工程師,打聽到他住的房間,想辦法接近他,并介紹自己。第一天混個臉熟,第二天開會與他同行,吃飯與他同桌,不停的出現在他面前,無意中發現他很愛瓷器,強壓內心的焦急,耐心的陪他去買,幫他選,千方百計照顧他,拉近關系,第三天說明來意,他是江蘇人,好歹有半個老鄉的關系,憑借三寸不爛之舌,讓他同情我們,最終完成任務,凱旋而歸。

鋼窗在上海定制,經辦人在上海看質量,催進度,一個一個核實鋼窗尺寸,這是既麻煩又吃力的活,好不容易盼到鋼窗交貨,發運成了關鍵。1983年運力有限,排隊的運單堆成山,按正規手續趕不上基建進度。炎熱的夏天,上海持續高溫,經辦人奔走在烈日下,汗流夾背,尋找親戚、朋友、同學動用了所有關系,千方百計把這些能動用的關系串聯起來,使鋼窗順利運到株洲,沒有耽誤基建進度。在那個年代,純凈水還沒有供應,奔走中連喝口水都非常困難。

1985年5月,株洲所科研大樓竣工,交付使用,機關、科研人員搬進新樓辦公,一切都將邁了上正軌。

改革開放的陽光普照大地,也同樣激勵了研究所,1984年時任所長丁愛國在鐵道部4個研究所中率先提出斷皇糧,交公糧,堅持以科研為主,一手抓科研,一手抓生產,打破鐵飯碗,全面取消事業費,取消干部終身制,實行所長負責制的干部聘任制,走上了科研、生產、效益的良性循環的發展道路,這一重大舉措加快了研究所的大步發展。

開放初期,我們的產量并不高,用料特點是:品種多、數量少、要得急、質量嚴。這是供應商最不喜歡的用戶,當時的生產廠并沒有這種小用戶可能會發展成大用戶的理念和判斷,因此我們只能是到處求爺爺告奶奶。1985年后,我們在發展和壯大中,用料猛增,本來以為從小用戶變成大用戶,應該受到供應商的熱情接待,卻沒有想到,除輔料解決外,關鍵材料卻涌現了指標不夠,產量無法滿足社會需求的新問題。

那時候鋼材、銅材、鋁材、汽油、黃金和銀子等,都是屬于國家統配物資,所里分配的指標與生產需求差額很大。我們生產的電子柜整流柜需要薄鋼板、角鋼,電氣散熱需要鋁錠,這都是指標內的緊張物資,很多電氣連接處要鍍銀,沒有黃金作為噴涂半導體就要停產。從北京跑指標,帶著指標跑生產廠,一步一步落實。尤其是國家推出價格的雙軌制,同樣一個產品有指標的執行國家牌價,沒有指標的就執行議價即所謂的高價,在兩種價格面前,要鐵道部給指標的難度可想而知。

因為列車的多拉快跑造成制動系統不能滿足需要,為此,鐵道部召開全路電話會議,會上詢問了電阻制動項目的研究情況和狀態,并決定2個月后出樣機在鄭州上車做試驗。當時路內已有兩家公司開展這個項目,其中一家已研究達10年之久并已做出了樣機,已在試驗階段,而我所還是空白,時任所長丁愛國所在會上捕捉到這一信息,做出了參與競爭的決定,并立即召開設計、供應、生產聯合會議,會上決定為爭取時間三方同步聯合行動,目標是盡快出樣機送鄭州上車試驗,趕上鐵道部的大進度。

還記得,4月30日物資科派人前往北京鋼研所著手解決關鍵材料——電阻帶,當時沒有高鐵,去北京特快單程要24小時,也沒有手機、微信和視頻信息等現代通訊手段,交流和溝通是很困難的,因此,臨行時所長指示前往的經辦人,只要不是太原則性的問題,可以在不請示的情況下自行作出決定。給予物資科這么大的權利,可見此事的重要和緊迫的程度。4月30日動身,5月1日中午到達北京,5月2日8點鐘上班,經辦人已經到了北京鋼研所,為了簡化手續,讓問題能得到快速處理,決定直奔鋼研所所長辦公室表明來意,鋼研所所辦安排總調度長接待,我們向總調度長闡述了項目的重要等等。

我們的真誠感動了總調,經一番協調,當天下午答應5日交貨,并協助我們將鋼帶送上北京開往廣州的47次列車,交涉6個小時,全盤解決問題。經辦人員馬不停蹄,以百步穿楊的速度趕回鐵道部,2日晚上信息匯報所里,3日物資科派員3名前往北京,4、5日返程,6日鋼帶到所,6天解決問題,其速度之快是空前的。做到了及時供應,保證生產,60天完成樣機,并在鄭州局順利通過,這個項目為所里創造了巨大效益,年銷售額超過8000萬。

回頭看這件事,相較于當今株洲所年銷售額突破300億元,區區8000萬的確不足掛齒,但在1986年,這個數字是振奮人心的。

當年所里長途電話有四條線,物資科擁有兩條,實屬佼佼者,但那時接通長途不僅等待時間長,而且通話質量極差,為了溝通技術參數和落實交貨時間,接電話時往往需要聲嘶力竭高聲喊叫,一天接2個長途喉嚨喊啞是家常便飯。

1959年—2019年,60年,彈指一揮間,株洲所事業從無到有,從小到大,從創業起步到改革騰飛,60年來一代一代的株所人,自力更生,頑強拼搏,大膽創新,為中國鐵路事業譜寫壯麗篇章。一代一代的株所人在這科研園里奉獻青春,忘我工作,換來電力機車技術的蓬勃發展。

株洲所有今天的成就,離不開所有最后是所里技術人員、制造人員、管理人員的共同努力,才有了今天。進入新時代,時代賦予了株洲所新的任務和使命,美好在前方,希望株洲所在下一個甲子,創造更大的輝煌。

黑龙江体彩22选5